她自幼喜爱各种乐器虽然是第一次见识到石埙的

夜晚,黄金荆棘商船。
 
    “西莉娅,早点回舱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要走了!”施罗德的声音从甲板下方传来。
 
    “好的,我马上就下去。”
 
    西莉娅的手肘撑在船舷上,双手捧住自己的脸,敷衍地回应了施罗德一声,但是身体却是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
 
    带着腥咸味道的海风吹拂过她那没被束起的长发,少女眼睛微闭,细密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眉眼间溢散着淡淡的疏离感。
 
    今天在阿兹鲁须鲸离去之后,她便没有再和罗恩交谈过一句,施罗德很成功地将她和罗恩划分到了两个世界之中!
 
    虽然她没说什么,但是施罗德这样的行为让她十分反感。
 
    她心中对待罗恩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顶多是童年时的记忆和罗恩现在的模样碰撞而带来的反差感,正如施罗德所说的,她现在和罗恩的身份地位差距很大。她的确是黄金荆棘公爵的女儿,但是她也是个女孩,这样被强行约束行为,让她的心情现在非常之差。
 
    “嘶——”
 
    在她内心烦躁无比之时,一阵古怪的声音顺着海风吹到了她的耳中。闭目享受海风西莉亚慢慢睁开双眼,她震惊地发现,一颗硕大无比的蛇头正在船舷之外望着自己,那修长的猩红吐信距离她只有一米不到。
 
    西莉娅下意识地想要叫出来,但是,随后她强行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樱唇。她认出了这条蛇的来历,眼前这条巨蛇正是昨天曾经保护他们免受海浪撞击的赤岩角蟒……
 
    罗恩的赤岩角蟒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西莉娅不由自主地来回扫视了一圈四周,心中十分惊讶。既然赤岩角蟒出现在了这里,是不是意味着罗恩也在附近?少女的内心一下子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期待感……
 
    但是,她在岸边并没有发现罗恩的身影,少女的心情有些失望。
 
    就在这时,赤岩角蟒竟然直接越过船舷,将那颗巨大的头颅伸到甲板上,在西莉亚的身边晃了晃。
 
    联想到罗恩之前骑乘赤岩角蟒的姿势,西莉娅惊讶地捂住嘴巴:
 
    “小红,你是想让我坐上去么?”
 
    赤岩角蟒点了点头。
 
    “你想把我带到哪里去?是罗恩叫你过来的?”西莉娅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堆褶长裙,并没有立刻做出选择,身穿长裙的她的确有些不适合坐到赤岩角蟒的头上。
 
    “嘶——嘶——”赤岩角蟒自然是没有办法回应她。
 
    发现西莉娅没有动静,它又是蹭了蹭甲板,对西莉娅做出示意。
 
    看着赤岩角蟒眼中的催促,西莉娅轻咬贝齿,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好了好了!别发出这么大动静,被表哥听到就不好了。”
 
    一边说着,西莉娅一边伸手将长裙压住,跨到赤岩角蟒身上,同时轻轻拍了拍它的头顶,示意自己已经坐好。
 
    得到西莉娅的示意,赤岩角蟒开始慢慢顺着船舷离开,无声无息,通过商船的另一边登上海岸,随后向着沙滩疾驰而去……
 
    ……
 
    黄金海岸、中央沙滩。
 
    罗时孤身一人躺在沙滩中央,欣赏着头顶的圆月,内心觉得一阵安宁。他并没有纠结于西莉娅是否会过来,如果西莉娅选择和赤岩角蟒一起过来,那么,他就准备将昨天制作的石埙送给她作为礼物。如果西莉娅不愿意过来,那他也并不是很在意,就当是骑着赤岩角蟒来海边吹一吹海风。
 
    不过,当赤岩角蟒压过沙子的声音传来,罗恩的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他从这变化的声音中知道了西莉娅的选择。在沙沙声停止的瞬间,他翻身站了起来,同时西莉娅也是压住自己的堆褶长裙顺着赤岩角蟒的头顶滑到了他的面前……
 
    “晚上好!”罗恩笑着打了声招呼。
 
    “穿着长裙坐在小红身上的感觉可不是很好!”西莉娅笑着打趣道:“怎么了?因为明天我要走了,所以有些舍不得我了?大晚上偷偷把我叫出来,不会是想对我图谋不轨吧?”
 
    虽然知道西莉娅是在开玩笑,但是,罗恩脸上的笑容还是僵了一下,他没想到西莉娅的性格竟然这般放得开。
 
    “嗯,舍不得还是有的!毕竟你我都是老朋友了,有一个如此美丽的老朋友来岛上做客,我肯定是希望她能够多住一会。”罗恩苦笑着回应道,西莉娅既然问出这种问题,他自然得做出相应的回应。
 
    听到罗恩的赞美式的恭维,西莉娅得意地笑了笑,高深莫测地看着罗恩,轻轻说道:
 
    “要不你帮我和表哥沟通一下,让我再多留在岛上几天?这几天光顾着赶海了,还没有欣赏福音岛北半岛的风景呢,你身为地主,出于礼貌不应该挽留一下我们么?”
 
    西莉娅的话让罗恩感觉到一阵尴尬,他在晚餐过后已经琢磨出施罗德表现异常的原因,这位白银天空骑士这两天一直是在防备着自己,避免自己和西莉娅之间太过于亲密。像今晚这样不被施罗德发现还好,让他主动摊开了邀请他们再多留几天,恐怕施罗德会连夜带着西莉娅离开福音岛。
 
    看着罗恩脸上的尴尬,西莉娅伸了个懒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就不逗你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反而不像之前那么有趣了!这么晚叫我出来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么?如果只是一些无聊的道别,那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看着西莉娅那故作愤怒的表情,罗恩脸上的尴尬慢慢消散。
 
    “你到是和以前变化了许多,第一天的时候看到你冷漠的模样,我真的以为我是认错人了。倒是现在的你更像我之前认识的西莉娅,怎么说呢,第一天的你也不像是伪装,现在的你也是真实的,你简直好像有两种性格一般。”
 
    罗恩叹了一口气,转身面向大海,说出自己对于西莉娅这三天以来的感受。
 
    不过,因为他的转身,他并没有发现西莉亚的表情在他说话的一瞬间有了些许变化。
 
 第135章 天才也有不会的乐器
 
    “是么?那罗恩你觉得哪种性格更好?或者说,你比较喜欢哪种风格啊?”西莉娅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十分温柔,但是,她突然提出的问题,却是让罗恩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罗恩身体一僵,原本想要说出口的那句——“比较喜欢热情一些的你”被他强行咽了下去,仓促改口说道:
 
    “热情的你会让人不由自主心生亲近;冷漠的你看起来有些高高在上,但是实际上你只是不习惯与陌生人相处,虽然看似冷漠,却是能够平等地对待所有人。两种性格都属于你自己,我觉得都很好,都很喜欢!”
 
    面对不知名的危机,出于求生欲,罗恩下意识地做出这般中庸的回答。
 
    在他回答结束后,那种莫名的危机感也是慢慢消散,罗恩终于是轻松了一口气。
 
    “这个回答算你过关了,以后如果还有机会见面的话,我会满足你的好奇,但是,不是现在,罗恩男爵!”
 
    西莉娅故作温柔的声音慢慢恢复正常,瞥了一眼放松下来的罗恩,问道:“你找我出来就是为了询问这个问题的么?”
 
    西莉娅的声音有些冷,语气有些失望。
 
    面对着西莉娅的提问,罗恩摇了摇头,当然不像是西莉娅所想象的那样。他虽然对于西莉娅的性格变化有些好奇,但他也知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以他们现在的关系,他还没有资格去询问这些。
 
    “你之前不是对于边棱音很感兴趣么?一直惋惜王国内没有出现那种乐器。我昨天晚上凭借着记忆做出了一个,所以想拿来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让你就这样带着遗憾离开福音岛,我会觉得有些招待不周。”
 
    罗恩的话让西莉娅那暗蓝色的眸子里上过一丝亮光,少女那精致白嫩的脸上浮现出惊喜的神色。
 
    “那件乐器你已经做出来了?什么模样的?”西莉娅眼中充满期待。
 
    “模样有些古朴,可能不是很符合你的审美。”
 
    看着西莉娅这般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罗恩也没有再卖关子,直接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石埙递给了西莉娅。
 
    少女小心翼翼地接过石埙,她并没有因为石埙朴素的外观而流露出任何失望,喜欢音乐的她更在乎乐器的独特音色。西莉娅双手轻轻地摩挲着石埙外壁,温柔地抚摸过表面那一个个圆润的吹孔,感受着它的质感和沉甸甸的重量,轻声感慨道:
 
    “真的好像是历史的沉淀,虽然是新做出来的,但是,这件乐器的古朴气质真的流露无疑啊!罗恩,这件乐器叫作什么名字?”
 
    “埙,石埙。”
 
    这是他曾经的记忆,罗恩并没有在名字上面做出任何改变。
 
    “埙?真的是好古怪的名字!”
 
    西莉娅疑惑地摇了摇头,把玩着手中石埙,继续问道:
 
    “这是吹奏乐器么?”她自幼喜爱各种乐器,虽然是第一次见识到石埙的模样,但是从吹孔的分布中,她已经大概推测出石埙的演奏方式。
 
    “是通过按放这些小孔,调整声音变化么?是这样吹?”说完自己的推测,西莉娅便直接将石埙放到嘴边,含住那v型吹口,尝试性地微微用力。
 
    “噗——”
 
    石埙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般发出声音,整个夜空中只有她用嘴巴吹气时产生的“噗噗”声,红晕慢慢爬上少女的脸庞,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西莉娅已经是小脸通红,像是一颗熟透了的红苹果。
 
    西莉娅对于自己的实力并不是茫然自信,很多乐器她在第一次见的时候,便能够根据其他乐器原理进行尝试性地吹奏。但是,这一次她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她竟然无法吹响这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石埙,还让罗恩看到如此丢人的一幕……
 
    不过,看到这一幕的罗恩却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丢人。
 
    曾经有过同样经历的他深知,如何将其吹响是所有初学者刚刚接触到石埙时所要克服的第一个难题。虽然石埙和口哨都是以边棱音为原理发声的,但是,二者的制作工艺并不相同,所以吹奏
 
    一道苍凉低沉的埙声在夜空中响起。
 
    在埙声响起的一瞬间,西莉娅的身体猛地一颤,暗蓝色的双眸失去了神采,怔怔地看着罗恩,看着罗恩双手捧着的石埙。
 
    洁白的浪花不断地拍打在夜晚的沙滩上,伴随着那悠扬的埙声为这静谧的夜空增添了一丝苍凉。罗恩吹得及其认真,气息十分悠长,没有了在城堡内打扰到他人的顾忌,罗恩将心中所有的情感都填充到这一曲《故乡的原风景》,虽然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接受了这一个身份,但是,在凝望天空的时候,他总是会不自禁地响起前世的一幕幕。
 
    不管怎么样,那里才是自己真正的故乡。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